文娱 > > 正文

被遗忘的

2020-02-11

id="">又是一个红灯。

坐在回家途中的车上,我略些无聊地将目光望向窗外,旁边的车里有一个小家庭。母亲在副驾上回过头和后面的孩子似乎说些什么,可能很有意思罢。他们的脸上也不自禁地挂着几丝笑容。

可我的眼,为什么更钟情于父亲呢?他似乎被遗忘,一个人倚着方向盘,直勾勾地看着红灯,好像在忧伤着什么。

心中一股酸楚缓缓地升起,事情竟是这样的吗:父亲为了甜美的家庭四处奔波,生活的艰辛在他们脸上刻下了难以融化的冰霜,但他们依旧坚持,可每每归家,孩子是只愿一头钻进慈母的怀抱的。也是,有哪个孩子喜欢严父呢?

孩子什么时候能够懂得他的心呢?忧伤的父亲想着,同时也更加寂寞了。

内心中慢慢地浮现出了父亲的身影。记忆中的父亲似乎只存在于童年,上了初中后,他便失了踪迹。每次询问,得到的答案都是出差,偶尔回来马上又要走,临行前只淡淡说一句:“我走了”。也许自觉是父亲,不是母亲,不习惯说些曲曲折折伤感的话。

可那是的我哪会注意到呢?我是宁愿把自己锁在狭小的房中,也不愿与父亲多说几句话的。当时真是错了罢。

当我从思绪中挣脱出来时,已经到家了。车窗外,一片漆黑,唯有月光洒落一地。轻轻开了房门,发现父亲已经在床上熟睡了,那个蜷缩的老男孩,像极了我,笑笑,给他盖上了被子,像极了那个老男孩。

在这一刻之前,那个小小的男孩都在你眼前用着非常缓慢的速度来生长和成熟。每天晚上,他都会在这个房间里看书,听音乐,做功课。或者和第二天就会见面的同学打一通长的令生气的电话,早上要出门的时候,将所有衣服拿出来一一挑选,拿着梳子,一会儿梳向左边,一会儿又梳向右边。每次经过我的门前,让你不得不为我着急。

现在,我长大了,虽然以前我会和你吵架,但不会说分手;会故意气你,但我是想看你吃醋;我会粘着你但不会死缠你;我会管着你不想有机会失去你;我会口是心非,但希望你能猜透我的心;我生气也好、冷淡也好、发疯也好、你都不要以为我变了不在乎了,这些反应正是在表达我对你说的那句:我爱你!

初三:王瑞泷


相关阅读:
牙科疾病 https://www.haoya120.com/
-

-

相关阅读

新闻网&好网群简介 | 法律顾问 | 会员注册 | 营销服务 | 人才加盟